博客年龄:17年11个月
访问:?
文章:1402篇

个人描述

姓名:严辉文曾用笔名掀髯一笑、采桑子等 职业:城市农民,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,武汉市书法家协会会员 年龄:老大不小 位置:武汉之郊 个性介绍: 予岂好辩哉?予不得已也! 选稿约稿请垂询:yanhuiwen100@126.com QQ542183561

广场舞、“楼边歌”以及迷恋歌舞艺术的时代

2017-09-05 14:11 阅读(?)评论(0)

广场舞、“楼边歌”以及迷恋歌舞艺术的时代



严辉文

 

 

小区外,紧靠楼下,是一条临街的马路。一帮大爷大妈最喜爱的自娱自乐项目是,傍着楼边吹拉弹唱。

每天上午8点到11点。每天准时像上班一样,他们都会在那边厢拉开架式,咿咿呀呀练将起来。不管什么歌,都会唱出穿云裂石,冲上云霄之势,当然,高分贝的音响是他们必备的神器。

这样一来,至少我们住在小区前面几栋的住户,就必须每天享受这个“音乐盛宴”。颠来倒去就是那么几十首老歌,似乎连顺序也不变一下,每天必定会从头唱到尾。

作为一种自娱自乐活动,我就不评价他们的水平了。毕竟是业余的,又无高人指点,哪怕每天再怎么曲不离口,恐怕还是跟真正的歌唱艺术隔着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。

关键问题是,他们选择的地点、唱歌的时间,以及使用的扩音设备,对别人的生活构成了不利影响。这么说吧,对于我们前几栋的住户来说,几乎相当于有人在你家客厅里K歌。

这好玩不好玩呢?我们可是已经牺牲了傍晚两个多小时时间的人。因为每晚7点到9点,那是雷打不动的广场舞时间,多支广场舞队伍在楼外那一块同场竞技,进行高分贝轰炸,对于这个时段噪音,我们已经无奈地认栽了。试想,不认栽又能咋的?能指望大妈们不跳广场舞吗?能寄望她们用耳麦吗?

不敢指望了。

现在,“楼边歌舞团”轰然崛起,又向我们索取上午安静权,哪怕时间、空间受得了,我们的神经恐怕总有受不了的时候。

前两天,我终于有些扛不住了,站在阳台上,对着“楼边歌舞团”方向没素质地狂喊起来:莫唱了,吵死了,我们想静静!

连喊两遍之后,你猜怎么着?他们暂歇了几分钟,照唱不误。接下来,他们继续按照既定的节奏、音量、曲目表唱了下去。

看来,跟广场舞一样,“楼边歌”再次上升为一个无解的难题。

说起来,我们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过于迷恋歌舞艺术的时代。这要拜社会进步、技术进步之所赐,人们更有钱有闲了,为把精力投向歌唱领域,提供了条件。于是许多电视台,都竞相要上“歌手选秀”、舞蹈竞技之类的节目,无数的少男少女盼望着一舞惊人,一唱成名。流风所及,过了年龄的广大吃瓜群众,自然要到卡拉OK厅一展歌喉,寻找当歌手的感觉。至于大爷大妈们,除了广场舞之外,他们所能想到的最经济的办法,无疑是“楼边歌舞团”了。

不过,凡事都怕过头了。人们过于沉溺于歌舞艺术,一定是哪方面出了问题。

我们通常对一件事“算总账”的办法,不外乎是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。以热爱歌唱艺术为例,或许全民歌唱水平也历史性地有所提高,但这并不算是问题的全部。我们到底出了多少对时代对社会有用处的歌手?还有,我们的歌曲在世界流行音乐、艺术歌曲榜单上有着怎样的地位?

恕我孤陋寡闻,从世界流行音乐、歌唱艺术的总体情况看,我们的成就,恐怕与我们的投入,与我们“歌唱大国”的地位不那么相称。

这就难免要说到“算总账”的欠账环节了。

不用说,越是迷恋歌舞艺术,越是存在着噪音污染。

从前看到过一则轶闻。说是一个歌唱家与一位表演艺术家相邻而居。歌唱家嘛,总是要吊吊嗓子的。妹、抹、贸,妹、抹、贸。任你是天籁之音,天天这么吊起来,对邻居的安宁权也是一种打扰。就为这种事,最后两位成名成家的人儿,直接闹到拳脚相加,然后各自搬家不欢而散。

试想,连职业歌唱家吊嗓子,也可能让人不忍卒听,更何况不知道如何用噪,不知道如何掌握气息、音量的业余爱好者呢?

说到“唱歌污染”,也与我的工作有关。我们的同事长年会接到关于卡拉OK厅扰民的投诉或者问责,人们热爱唱歌,商家热衷赚钱,这明摆着是一个治理难题。放眼我国城乡,哪个地方没有个卡拉OK一条街?哪个卡拉OK一条街会不放出噪音污染?哪个释放噪音污染的卡拉OK厅,你有理由让他停业关门?

我看我们的同事的办法是,除了一次又一次地临时性地去警告一下,然后不厌其烦一篇又一篇地向上面写回复回告之外,基本上没有什么好的治理办法。

难道有许多事情真的现实无解,需要时间来解决吗?

不是说中国式歌舞社交、歌舞娱乐、歌舞养老、歌舞休闲、歌舞文明毫无用处,但“楼边歌舞团”之类,偏不肯找其他的替代办法,比如在家里唱,到山野去唱,或者布置一个隔音效果好的室内歌厅之类,偏要天天用老歌子轰炸小区的人们,除了剥夺人们的安宁权之外,至少还会影响孩子的学习和成长,会影响喜静者的身心吧?

除了“唱歌污染”之外,无疑还有其它的负面作用。国人多聪明啊,国人多有才啊,如果越来越多的人沉溺于歌舞艺术,至少存在着由选择偏好所带来的人才损失,尤其是对另一些人成才、创业,谋划更有益的人生计划,想不产生干扰也不可能。

Ok,不管你承认不承认,我们事实上已经进入了一个过于迷恋歌舞艺术的时代。眼下恐怕还是得正视现实,既然我们连广场舞都认了,又有什么理由不接着忍耐“楼边歌”呢?



0905红网红辣椒:http://hlj.rednet.cn/c/2017/09/05/4414743.htm
 
表  情:
加载中...
 

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