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年龄:18年0个月
访问:?
文章:1402篇

个人描述

姓名:严辉文曾用笔名掀髯一笑、采桑子等 职业:城市农民,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,武汉市书法家协会会员 年龄:老大不小 位置:武汉之郊 个性介绍: 予岂好辩哉?予不得已也! 选稿约稿请垂询:yanhuiwen100@126.com QQ542183561

散文:春联的味道

2021-01-26 16:05 阅读(?)评论(0)
散文:春联的味道

 

作者:严辉文


腊月,是有味道的日子。一年四季食品之集大成的腊货味道,萦绕不散,仿佛要拉扯着兴奋的人们,直奔一个伟大的节日,直奔崭新的春天。

其中,春联形而上的味道,也是不可或缺的。

祖父前半生教书,后半生务农。说务农,也搞笑。祖父四肢如槁木,基本是皮包骨,没有一丁点肌肉。当时人们批他什么?四体不勤无谷不分!那就算活标本了。他的务农史乏善可陈,说白了就是放牛而已。其他任何农活,都与他老人家无关。

但是祖父是活得很有味道的,很受人尊敬。我想原因之一是会写对联。

我至今仍记得,他为我们前后三个子写对联的情形。老家拆迁之前,我们王家和后面的竹林、东边的魏家三个子基本上已连成了一体。在我们依托余集群山以丘陵为主的红岗村,像个小型的平原式特区。可能是因为靠近柴泊湖的地理缘分,现在我甚至怀疑是因为写春联的祖父的缘故,导致了我们三个子特别亲密。

刚进入腊月,三个子的人们都趁到余集的机会,早早把红纸买回,送到我家。一时间,我家堂屋的神龛上摆满了红纸。祖父都在背面认真做记号,朱家的、程家的、邓家的。然后祖父总是吃罢早饭,就开始裁纸,研墨。那略带臭味的墨水,那有一股化学味道的红纸,等祖父一落笔,常常是一个春字写上,一股浓郁喜庆的味道就跃然纸上。不一会儿,地上摆满了春联。恍如摆满了三个子微茫的希望。

说起来,祖父没有春联本,许多春联都记在他肚子里,信手写来。

有足春随祥云至,是头门迎喜气来。大地回春。

春风放胆来梳柳,冬雪索性去润杨。后地宽宏。

有的人家性子比较急,就等在我家帮着牵纸。很多人都是一边牵纸,一边还念念有词,跟着念那些对联上的字。有时遇上他们不认得的字,不解的意思,祖父边写边讲解,直到乡邻们开怀大笑,满意而归。

根据各个家庭不同的情况,如嫁娶、读书儿郎、农业生产能手、家庭和睦,以及家庭成员入武、从教、当工人、当干部等等情形,祖父总能现编现写,融高古为平易,化诗意为喜庆。在那些红纸上,既渲染着一派吉利、喜庆、励志的气氛,又写尽了色色不同各尽其妙的味道。祖父因此成为人们心目中送福气送喜乐的严先生。

那个时候,我通常已经放了寒假,受那种味道的吸引,就整天看祖父裁纸、折纸、研墨、写字。看着看着,有时也在旁边的小桌上,捡起祖父扔下的边角纸条,拿个祖父闲着的毛笔,瞎画一气。也许是看我有些兴趣,祖父有时也指导一下,渐渐有些横平竖直的意思。写春联,尤其是要想写出有味道的春联,不仅是个技术活,也是一桩体力活。祖父身体向来不好,又如许多职业的宿命式尴尬一样,常常是快到大年三十,我家也出现自己的春联没有着落的情形。慢慢地,祖父就把家里春联的任务交给我了。大概是过了10岁吧,学着祖父的样子,从写猪圈、鸡笼上的六畜兴旺、鸡鸭成群入手,渐渐也尝试写春联。

许多人曾劝祖父到集市上摆摊设点,祖父从不置可否。我猜,祖父是那种君子固穷的脾性,又乐得有机会为乡人做点事,所以宁愿窝在家里为乡邻义务写春联。那个时候,阳逻镇上还有职业写春联的人。记忆中有两位老先生的字很有欢迎。一位姓魏,一位姓吕。他们几乎与我祖父年龄相仿,与我祖父的瘦欧体不一样,他们大多是浓墨重彩的肥厚颜体字。长年在阳逻镇上设摊,他们有厚厚的边角卷破的对联书、有大大的墨砚、整叠整叠的红白绿黄纸。就连他们长指甲里的洇墨,沾染墨汁的长白胡子,都透出一种专业化、商业化的味道。

我有时到了阳逻镇,喜欢看两位老人现场写字。然后在走亲访友或者穿街走巷之余,经常会看看人家贴出来的春联。渐渐除了祖父的手笔外,还能辨认哪是魏老先生写的字,哪是吕老先生写的字。遇上好的对联,就记下来,等自己来年化用。

记得是上初中时吧,我在阳逻镇上看到了副春联:易曰乾坤定矣,诗云钟鼓乐之。觉得够档次,有味道。想当然地把乾坤定矣当成是新年新气象,把钟鼓乐之当成喜庆欢乐的意思。顺手写出贴在自家的大门上。祖父看了,拊掌大笑。祖父是一个有忧郁气质的人,我很少看到他老人家这样笑。一时未弄明白什么意思。后来才知道是婚联专用语。我又羞又愤,有些难为情,上前想撕下来,祖父连忙拦住:不必撕,不能撕,吉利,吉利啊。

祖父已去世多年了。但每到春节,我都仿佛能闻到春联祖父的味道,闻到他沉默、干瘦又平和的气息。笔者成年后,先是教书,然后多年从事宣传文化工作。很多年间,似乎都与写春联有不解之缘。我所在的单位,每年都会为社会,为扶贫村、下沉社区义务送春联。作为这项工作的组织者之一,我当然会比平时更勤地捡起笔墨,学着祖父写有味道的春联。比如,我为了出新意,曾把歌词和商业品牌不着痕迹嵌进联中:新春百事可乐,好人一生平安。尝试像祖父一样,写出人生况味以及传统农业社会的喜气。有时看到我写的春联在微信上传播,又想到祖父当年的春联已一字不存,只能回想当年的味道,常常不胜唏嘘。


 1月22日湖北日报东湖副刊:https://epaper.hubeidaily.net/pad/content/202101/22/content_78342.html

  最后修改于 2021-01-26 21:27    阅读(?)评论(0)
 
表  情:
加载中...
 

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