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年龄:18年0个月
访问:?
文章:1402篇

个人描述

姓名:严辉文曾用笔名掀髯一笑、采桑子等 职业:城市农民,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,武汉市书法家协会会员 年龄:老大不小 位置:武汉之郊 个性介绍: 予岂好辩哉?予不得已也! 选稿约稿请垂询:yanhuiwen100@126.com QQ542183561

散文:广场上的广播声

2021-08-31 09:03 阅读(?)评论(0)

散文:广场上的广播声

 

作者:严辉文

 

来的人先请过来叫号,拿号的人请到旁边休息等候。

84号下午两点多,我和下沉的同事们分乘两辆私车,赶到新洲人民广场时,就听到了广场西南角的广播声。

炽热的太阳燃烧着大地,预报是三十五,广场实际的地表温度可想而知。这是一天最热的时候,可能也是这个夏天最热的时候,至少截至目前为止我的感受是这样。

一大早,我就在工作群中接到信息,今天开始又要下沉社区。这次我们的任务主要是,配合社区进行核酸检测工作。下沉,我和同事们已不陌生了,今年我下沉的社区已阳逻永平社区换到了邾城的茂社区。

毫无来由地,我突然记起了去年下沉结束时的感触,当时好像说过,希望疫情不要再来,我们即便再下沉,也不要用这种方式。然而世事难料,投身抗疫之际,已不容多想了。

人民广场邾城真正甚至唯一的动感地带。在正常的日子里,这里也生长着邾城最正常的风景。到了晩上,必定上演盛大的嘉年华。广场外圈,永远是暴走或者慢跑的人们,广场中间正如那些分块种植的树木花草一样,人群自然而然分割成了健身音乐舞蹈遛狗遛娃各美其美的功能区。不同流派的广播音乐争奇斗艳,广场成了一个多彩声音的世界。

居民朋友们,大家不要急不要慌,来了请先领号。

领了号的同志,请耐心等待叫号,不要扎堆,安心休息。


黄茂社区选择做核酸检测的地点是新洲人民广场西南角的法治广场。这个时候能找到这样的地方真该庆幸。法治广场被高大的樟树簇拥着,里面建有法治宣传的长廊,这大中午的,树阴里也只露下星星点点的阳光,伴随喇叭声,时有微风拂过,感觉炽热的夏天也为之变得温柔了许多。

社区工作者早就在法制长廊南边,摆下了一个蓝色的篷子,下面摆开了一溜的桌子,旁边竖着两个广告牌。一个牌子上写着全员核酸检测登记处,另一个牌子上写着全员核酸检测采样点。沿着长廊往北,数百张塑料凳,半数已坐满了人。这个点来做核酸的,以中老年人居多。两位身穿志愿者马甲的年龄女子,一人手上拿着一个小便签本子,给人们填号发号。

那个红色的小喇叭,由穿淡绿长裙套红马甲的女子拿着,不停地朝着人群喊话。不断有陆续到来的人们开展各种咨询,我们也一边维持秩序,一边跟着喊话

取号做检测,应该是黄茂社区的创举,工作人员告诉我,先前是排队,但实际效果并不好,容易形成扎堆、插队、争吵等无序的情形。广播喊人们拿号,有的人又总希望多拿几个号。拿着布包的老太婆说,我要两个号,我跟她解释,一个人拿一个号,婆婆说,我爹爹在后头来了,工作人员见状,给她补了一个号。一会儿,又来了一位中年男子,开口说给我三个号,工作人员不给,他伸着手不肯收回,我帮着劝,一个人只能拿一个号。劝了好几遍才把他劝走了。

人们陆续进来,广播持续回响。

两点五十分的时候,进行核酸检测的工作人员开始穿衣服,那个早早到来戴着眼镜戴着口罩的小伙子,开始在休闲短T恤和短裤上套白色防护服。有位社区工作人员摸了一下,说感觉还是蛮薄的,小伙子不吱声,套好防护服,又开始戴手套,他先带上一次性的塑料手套,然后又在外边套上一只橡胶手套,另外三个小伙子,也是一样的全副武装。负责做测试的那个小伙又在口罩之外加了一个透明的面罩。

这个时候,喇叭里传来了新内容:三点整开始检测,请110号的人,前来排队,其余人准备好身份证,耐心等候。

3点不到,检测台前已排着10余位拿号的人。有些刚来的人也跟着去排队,我们见状,就劝阻,请你先去拿号。

正式检测开始了,号已发出去了200多个,排队的只有10余人,社区工作人员稍感欣慰,说,比上午人多得多,但也有序得多。

相关流程是这样的,做检测的人先要提交身份证扫描,然后要报手机号,然后再接受检测。到了20号,是一位老爹爹,工作人员问他手机号,他偏着头,伸出耳朵说,手机号呀,却转身问后面的老太婆,婆婆,我手机号是多少?两个人几问几答才拼凑出了完整的手机号。看检测点半天没动,后面有人扯着嗓门嚷,快点呀,这热的天气。

我一边让他们保持1米距离,一边劝开嚷者理解老年人,先准备好身份证。

让新来的人取号,通知有号的人做检测,广播声始终盘旋在法治广场。到3点半的时候,那位穿淡绿色裙子的工作人员嗓子哑了,又换上一位更苗条的穿红裙的女子喊:请8090号的人们前来排队,其余的人们耐心等待,尽量不要扎堆。

总有人围到检测台问讯:请问做到多少号了?请问在哪拿号?我现在没有时间等,请问晚上还做不做?

有些人是刚到的,有些人似乎是不相信广播的,每每遇到这种情况,我总要上前劝阻他们不要围着检测台,并解答他们的疑问,请他们耐心听从广播指挥。

4的时候已经放号放到440多了,检测却只做到了150号。我们跟社区工作人员商量,再不能放号了,下午把已放号的人做完。

于是穿红裙的女子又开始喊:现在开始,停止放号,请拿号的人耐心等待,没有拿号的人晚上再来。一位穿黑T恤的小伙子扯着穿红裙的女子说,我可以晚上再来,那能不能把晚上的号先发给我?

女子回,不行。现在不能发晚上的号。

凭什么不能发?凭什么不能发?小伙子黑着脸,嗓门顿时变粗了。

我们几个立马上前,耐心做工作:现在发晚上的号没用。晚上要增加几处,如果人少,就不放号,直接排队检测。好说歹说,才把小伙子劝走。

5点的时候,我和一起下沉的同事,背着折叠桌、塑料凳,前往广场东北角方向,为避免人多扎堆,晚上打算再增加一个检测点。

我背着折叠桌穿过广场中央的时候,太阳依然盛大,没有树的地方仿佛连坚硬的大地在蒸烤着人。喇叭声在我的身后响起:请260号到270号的人到检测台前排队,其余人耐心等候,没有拿号的请晚上再来。晚上我们在广场东北角,新增了一个检测点。


  最后修改于 2021-08-31 09:16    阅读(?)评论(0)
 
表  情:
加载中...
 

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